宁夏文史

您当前位置:华兴网 >> 文化历史 >> 宁夏文史 >> 浏览文章

打开华北落叶松进入宁夏大门的人——梅曙光

2021年08月30日  来源:华兴时报

  梅曙光:1938年1月出生在富饶的浙江嘉兴,1959年毕业于北京林学院,志愿分配到宁夏农科院森林系,就是现在的宁夏农林科学院林业研究所。一生从事森林研究,致力于六盘山林区林业发展,与山林为伍,与绿色相伴,成功引进华北落叶松进入六盘山,并成为林区当家树种。

  梅曙光说:“前人留下林荫绿,后人盛赞好风光,如今在六盘山地区能看到的树木叠满、层林绿染,是我心里最美的风景。”2020年,梅曙光被授予中国植物终身成就“德浚”奖。当年全国获得此奖项只有5人。

  梅曙光喜欢自然,更喜欢读书,家里图书很多,门类繁多,海洋、林业、动物、考古、历史,种类五花八门,足以证明知识的渊博和兴趣的广泛。最为新奇的是家里饲养着金鱼、蜘蛛、几只可爱的小鸟和一只乌龟,没关在笼子里,放养在房间,鸟鸣声声、龟行缓慢,自由行走和飞翔在他的房间,小鸟有时飞来停在你身上与人亲近,龟肚子饿了还会追着人要吃的,这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景象实不多见。

  幼年的梅曙光生活在国共联合抗日时期。父亲梅意萱在当地有些家产,是有些号召力的乡绅,强烈的爱国情怀促使其出资,利用自己在当地的影响力,组织起民众抗日队伍,主要是保护四里乡邻。也为此担任了嘉兴县汉南乡乡长,曾率领游击队消灭了40多名敌伪人员。1944年1月5日,梅意萱被日寇杀害,战火纷飞的年代,仅有6岁的梅曙光变成了孤儿。

  梅曙光幼年时就没了父亲,抗战还没胜利,在亲戚朋友和乡亲们的帮助下,东躲西藏,靠吃百家饭长大。当地百姓对梅意萱在抗战中的英勇表现记忆很深也有敬意,表达敬意的方式就是给遗孤梅曙光找几件旧衣服、管他吃饭。

  在乡邻百姓和有能力的士绅帮助下,梅曙光读完了小学、初中。初中时老家搞土改,家庭成分被定为地主后对他的影响很大,也决定了他此后的一生,只是在他报考大学前,家庭的影响还没显现。

  也许是受幼年时家境的影响,他澳门ag平台关注的是自然的壮美与神奇,高中时对海洋有了奇妙的向往,这时期他的梦想是当一名远洋驾驶员或从事与海洋有关的造船业,准备考大学前他还给大连海运学院写了封信,询问报考内容,海运学院给他回了信,并附上了招生条件、生活需知和报考简章。意想不到的是,考试前夕,班主任通知他,不能报考海运学院,就这样,他与梦想的海洋学院擦肩而过。

  梅曙光:从小喜欢大海,也从小就想学习有关海洋的知识,当时住的地方离海也比较近,我跟大连海运学院取得联系,他们很支持,单独给我寄简章,包括各个系专业的详细介绍。我就很想搞船舶驾驶并在积极准备报考,大连校方那边也很支持。可是考试前一个星期,班主任找我说,海洋专业你不能考。我明白,就是因为我家庭出身成分高。这个消息对我打击很大,没办法,我只能报考森林专业,因为我喜欢跟大自然打交道,大海不行就去大森林、大草原,就报了林业,幸运的是林业专业还让报考,考上了北京林学院。

  与自己梦想的海洋专业失之交臂,退而求其次,梅曙光选择了学林业,对他来讲,这也是无奈中的不错的选择。在讲阶级斗争的年代,家庭成分的高低影响了很多人,梅曙光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,被堵在大学校门之外。

  1955年夏天,梅曙光以优异的成绩,顺利考取了北京林学院。大学期间,国家对他这样没有生活来源的学生给予了最大的关照,他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更为强烈,毕业后报效国家的决心越来越坚定,这也是无怨无悔扎根宁夏的一个思想动力。还有一个感受就是,学林业也很有意思,因为林业是在与自然打交道。

  梅曙光:上大学完全是靠国家的助学金,一个月十二块五毛钱,还给我增加四块钱的生活费,从心底来讲,真的对党和国家特别的感激,哪有上学还给你发钱的,所以在学校时经常想的事情就是怎样报答国家的培养。在进到林学院大门那天起,就受到当时国家林业部部长梁希的教导。他讲,“新中国的大学生要志愿黄河流碧水、戈壁荒漠变绿州,这是林业学子的初衷,也是我们终生的追求。”所以我们从那时候起,就坚定地树立起了听党的话、跟党走的信念。党让去哪就去哪,根本不会讲条件的。在我们大学毕业填报分配志愿时,还争着要到艰苦的地方去,抢着到西北来。有的去新疆,有的到宁夏,其实宁夏是个啥样子我根本不知道。能够查到的信息就是宁夏是新成立的回族自治区,而且吃饭不要粮票。

  梅曙光在国家的资助下,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,1959年从北京林学院毕业。从小就具有独立性格的梅曙光满怀着报国理想,对未来的去向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到艰苦的地方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宁夏缺少干部,更缺少专业技术干部,于是他被分配到了当时的宁夏农科所森林系,现在的宁夏农林科学院林业研究所。原本是8月即可到达宁夏,但这时出了个状况,让他晚来了3个月,直到11月18日才离开北京,19日到宁夏。3个月的推迟让他到宁夏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尴尬,吃饭不要粮票的情况结束了。消息的误导让他离开学校前把发的90多斤粮票全送了人。

  梅曙光:1959年北京的应届毕业生,都延期毕业3个月,因为是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大庆。北京市所有的应届毕业生都留了下来,参加国庆大游行。留校期间每天练步伐,还让我们参观了北京的十大建筑,人民大会堂、展览馆、军事博物馆、历史博物馆、电报大楼、民族文化宫等,上午参观,下午操场练步伐,等到国庆节庆祝活动结束了,才开始分配。我分到了宁夏,我对宁夏的唯一了解就是宁夏吃饭不要粮票。其实1959年后半年全国的粮食供应已经开始紧张了,离开学校时给我们每人发了3个月的粮票,100多斤,我还想着宁夏吃饭不要粮票,就把粮票送给同学了。到宁夏的第二天我们上街吃饭,饭馆门口贴了个大红纸写着,今日起,吃饭收粮票,一下把我弄傻了。

  1959年11月19日,梅曙光与北京林学院的7名同学一起向宁夏出发,7男1女,到银川火车站时已是深夜,与接站的同志错过。8名同学挤在银川饭店门口蹲了一夜,第二天到了组织部报到,分配到宁夏农科所森林系,位于现在的罗家庄,后来森林系基地在南梁牧场。稍加安顿后,即随着林科所的老同志一起上了六盘山。银川到六盘山走了4天,这一去,就在六盘山林区扎下,整整20年。

  梅曙光:我们进入六盘山林区时,说是林区,但基本上见不到林,草比树多,我还在心里想,这怎么能叫林区呢?当时的六盘山林区森林覆盖率只有百分之几,据老职工讲,以前的原始森林已经没有了,全部采伐掉了。六盘山林区当时管理上跟不上,经费也不足。当地群众生活很困难,也没柴烧,只能去偷伐,刚到时天天能见到有人往下背柴,林区破坏的很厉害,原始森林根本不存在,稀稀拉拉的有些次生林,数量也是很少的,大部分都是荒山。次生林也都是灌木类的,唯一见到的一棵原始树木是在一个陡崖上,人上不去,才保留下来。

  六盘山地区是陕、甘、宁三省区的重要生态绿岛,是泾河、葫芦河、茹河、渭河等重要河流的水源涵养地。资料显示,清朝中期,六盘山原始森林保留情况还比较好,但到同治年间,连年战乱,大量人口从陕西、甘肃两省逃荒而来,人口数量陡然倍增,远远超出土地的承载量。大量开荒种田和乱采滥伐持续近百年,原有的原始森林遭到毁灭性破坏,阻止毁林和再造生态绿岛成为国家西部生态战略中的重要内容。

  当时宁夏农林科学院林科所承担起了林区改造的重要任务,梅曙光的研究课题和工作重心及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六盘山。他到六盘山林区的第二年就开始参与林业调查、搞规划、做实验。比他早来一年的原林业部工程师汪愚这时也在林区工作,给了他很大的技术支持,也避免了他们在林区改造中的单打独斗。

  梅曙光:在林区的改造中第一项任务就是植树,六盘山地区有很好的森林生长条件,但选择什么树种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,我们在考虑乡土树种油松、华山松的同时,也进行了大量的科学数据资料的收集和对比性试验,试种过油松、华山松、桦树。那个时候到处都是大干快上的口号和行动,还有人提出要搞速生丰产杨树上高山。杨树生长快,也易成活,初期可能会好看,但它的特点就是耗水量大、成材性差,而且生长到一定程度后对其它树种有生物影响。最重要的它是川区的树种,不适宜上山,所以我不主张种杨树。我们顶着压力,坚持引进松树,一是松树成材性好,二是适应性强,三是华北落叶松生长快。好在这个想法得到了汪愚的支持,他是林业专家,在技术上有发言权。

  当时梅曙光顶住了压力,少讲话,不争辩,默默无声的干事情。为了让松树尽早进入林区,梅曙光和他的团队一起,先后对比了10多个松树品种。在综合气候、海拔、温度、湿度、土壤酸碱度、适宜生长条件后,把眼光落在了华北落叶松这个树种上。

  华北落叶松是我国北方地区较为普遍的树种,极耐寒,对土壤适应性强,最适宜在深厚肥沃湿润而排水良好的酸性或中性土壤生长,根系发达,寿命长,成材性好,既有资源价值,又有观赏价值和生态价值,主要分布在河北、山西等地偏寒地区,最适宜生长的海拔在1700米到2800米之间。主要分布在山西五台山和吕梁山区。但树木的引进必须先完成育苗,这也是摆在梅曙光眼前的第一道难题。

  1963年,梅曙光参加了在山西召开的林业协作会,再次了解了华北落叶松的生长习性,1964年,他向一位山西的同行索求了些华北落叶松的树种,就是这次索求到的树种,让他敲开了华北落叶松落户宁夏六盘山地区的大门。这扇引进的大门一开,遍布中国北方主要林业省区的华北落叶松开始进入六盘山林区,10多年后,成为这里的当家树种。

  梅曙光:山西同行给了我些树种,很珍贵的,我们就在泾源的二龙河开始育苗。怕新育出的小苗受损害,我们就在苗圃边上用竹子搭个棚子,白天打理小苗,晚上打着马灯住在棚子里,拿一把猎枪,因为当时林区还有野猪、豹子,最怕野猪进苗圃,还怕鼢鼠,鼢鼠对苗子的破坏力特别大,它在地底下,把苗子的根吃掉。育苗时间一般要用两年,第一年长几厘米左右,第二年长到五六十厘米左右,才可以移植。整整两年,育苗时几乎是常年住在棚子里,天天与野猪和鼢鼠作斗争。有一次夜里,在棚子50米处出现一只豹子,当时也有些怕了,不敢轻易开枪,万一打不中怎么办,最后豹子走了,把我也吓得不轻。

  (宁夏政协移民资料征集组 蔺银生 王旭阳 整理)


责任编辑:柳昕

重要声明: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澳门ag平台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