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夏文史

您当前位置:华兴网 >> 文化历史 >> 宁夏文史 >> 浏览文章

在西大滩落地生根的浙江支宁人

2021年06月07日  来源:华兴时报

我是10万浙江支宁人中的一员。

1960年5月,我放弃老家民办教师身份参加到支宁队伍中来。那时候才十六七岁,怀着对大西北的好奇和新生活的憧憬,响应党和政府支援边疆建设的号召,和浙江第二批支宁人员一同来到宁夏,来到西大滩前进农场八队,从此迈开建设农场的第一步。

当时的条件艰苦,南方人对西北的生活很不习惯。我们来到农场之前,队上的老军工都搬到牛圈、马圈或者羊圈里住。而把建场初期一砖到顶的窑洞房腾出来给我们住,并打扫得干干净净、盘好了炕。炕上还铺着新芦席,这在当时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。我们队部周围,只有窑洞房前长着几棵沙枣树,据说是老军工换土栽活的。一个窑洞住三四家,通常拉个帘子,这边住一家,那边住一家。

队上有一口水井,也是老军工在建队时人工挖出来的,有3米多深。收工回来,大家端着盆子到井边排队打水洗脸、洗衣服。由于是地表水,井里的水是碱水,衣服洗了晒干后,上面凝着层“白霜”,汗渍留在衣服上,一圈一圈地发硬。冬天水井见底了,只能留给食堂做饭用。到休息时才允许大家洗衣服。由于不服水土,加上干燥,很多人嘴唇裂开了口子,嗓子总是干干的,说话的声音哑哑的,鼻子天天出血。最讨厌的是蚊子,个头比老家的大,一叮一个包,特别的痒,脸和身上都感染了,又痛又痒。搞得人浑身难受,坐立不安,无法入睡。刚来时,我们年轻人光着身子躺在炕上,翻来覆去无法入睡,思念家乡和亲人,一人忍不住一哭,全屋的人都哭开了。

全队有一个大食堂,炊事员就有20来人,分8个窗口打饭。那时职工打上饭,就地一蹲,三下五除二地吃完,再用水冲一下,把吃剩下的饭渣连水一骨碌倒进了肚子里。刚来农场时,我们职工每月的口粮定量40斤,食油半斤,按正常的饭量是吃不完的。可是一日三餐,就是馒头、稀饭或米和面,副食没有,蔬菜很少,肉就更少了。一个月能吃上一顿肉炖白菜、炖土豆,改善一下生活就不错了。

为了准备冬菜,7月底在当年收割完麦子的地里,抢茬种了100多亩白菜,60多亩黄萝卜。那年秋天雨多,出苗齐,经过精心管理,喜获丰收。临冬职工把这些菜拉回,整整齐齐的垛在菜窑里。下班后,大家都提着铁锹在收完白菜的地里挖白菜根,在黄萝卜地里翻土找黄萝卜。拿回来用脸盆放在支着三块土坯的灶上煮着吃。清水煮白菜根、黄萝卜吃起来真香,那白菜根的香味至今想起来还回味无穷。

为了解决住房拥挤,队上决定在3公里外的农场东建一个新点。当时选派了50名强壮劳动力,由一名副队长带队去搞基建盖房子,我也被选上了。大家听说是盖新房,中午还补助一个2两的白面馒头都很高兴。每天早上吃完饭,就拿着工具步行到新点开始挖土脱土坯。先把土挖上拍碎,掺上麦壳拌均匀,浇上适量的水后,一边光着脚在里面来回踩,一边用铁耙上下反复耙着。泥和好后要闷上几个小时,这时趁空我们把头天脱好已晒的半干的土坯立起来,把干的土坯一排一排垛起来,再盖上麦草防雨淋。中午,队上食堂送来了饭,每人半斤米饭,补助一个馒头,还有一大碗菜汤。大家赶忙吃完,顾不上休息就开始脱土坯。两人一组,每组脱1000块,哪个组先脱完都主动帮助没有脱完的,大家一起脱完了,才一块步行回家。几天下来,双手打起了血泡。第二天照常上班脱坯。几天后血泡磨成的老茧一个连一个。两个月后土坯脱够了也晒干了。

  林国进口述:门和窗也拉起来了。队上找来几个工匠开始盖房。我们开始盖的是窑洞房,先在地面上铺上一层石头,用和好的泥抹平,上面用土坯砌上一米五高的墙,再用半圆形的木板支撑着,上面再用土坯砌上。土坯干了后,把支撑的木板抽调,前墙安上门和窗,房顶铺上麦草压上泥,一间窑洞就建成了。为了争取在临冬前能住上人,我们在窑洞房里盘了大土炉子,昼夜不停的烤着,没几天就干了。前后3个多月时间,没用一块砖一袋水泥和白灰,四幢窑洞房竣工了。住进了100多人,我们称它为“土窑洞”。这个新点,1963年成为前进农场三场四队,就是现在的前进农场九队,位置在高速公路姚西收费站出口不远处。

  那年我们碰上未曾见过的天气灾害。10月23日,收完玉米后,一站集中了近2000名职工,到八一渠上段渠道清淤。八队去了近600名职工。早上5点起床开饭,6点准时出发,步行到10公里外的工地干活。中午12点多,吃完食堂送来的掺着玉米的大米饭后,大家没有休息继续干活。

  不大一会儿突然天气大变。原本晴朗的天空一眨眼乌云四起,西北风铺天而来,气温急剧下降到零下好几度。队长赶紧招呼大家往回走。我和大家顺着八一渠顶着风沙迎着冻雨,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回走,整整走了3个多小时才到家。队上领导正在召开紧急会议,以小队为单位挨家挨户的清查人员。此时已经下午5点多了,全队仍有14名浙江青年还没有到家。我们立即组织40多个强壮劳力,每人从食堂拿两个馍馍,分成10组,每组由老职工带队,带上棉衣和手电,赶着毛驴分别在沿途荒滩上大声喊叫失踪青年的名字,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把这14个青年全部找到,还把三队的4个迷路的职工也拉到队上,安排住在办公室,给他们馒头和热腾腾的稀饭。第二天送他们归队。可是七队有些年龄大一些、身体弱一些的,就没这么幸运了,在那个荒洞里找到已经冻死了。这些人竟因天气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令人惋惜。

  还是这一年,我国遭受自然灾害,农场广种薄收,粮食单产只有50多斤。几个月后,职工每月口粮再也无法维持了。到了11月,每人从40斤降到了21斤,油2两,所谓粮食“低标准、瓜菜代”的时代来了。当时一天的口粮只有七两。大米、面粉很少,大部分都是玉米面、稗子粉。为了职工能填饱肚子,队上组织大家收集高粱杆、玉米皮、茄子叶、西红柿叶和沙枣、沙枣叶等,抽调得力的领导和勤快的职工,在羊圈边的几间土房子里进行加工,24小时三班不停。他们先把收集来的这些“粮食代用品”分类堆好。每天分品种按量混合泡在水池里发酵后晾干,用石碾反复压碎。然后放在石磨里磨成粉状,交给食堂掺上玉米面、稗子粉做成窝窝头,上笼蒸熟后就成“淀粉馍馍”了。每人每顿一个,再加一大勺菜汤。“淀粉馍馍”又黑又硬,还有点酸臭味儿,实在无法下咽,为了填饱肚子,只好咬一口“淀粉馍馍”,喝一口稀汤,硬往下送。有些人吃了后干的无法大便,忙坏了队上的卫生员,只好用肥皂水灌肠。冬天队上组织砸冰捞鱼,砸开冰后不管大小,只要是鱼就全部拉回,冻成冰疙瘩放在屋顶上。冻鱼专门供应营养不良引起的浮肿病人。发给营养票,按票每人增加一勺黄萝卜炖鱼汤,增加营养。为了减少体能消耗,规定整个冬季早上10点起床开饭,下午5点晚饭后一律上炕休息。每天上班干活5个小时。在粮食短缺“低标准、瓜菜代”期间,队上领导千方百计地想尽办法解决全队人员吃饭的难题,实属不易。

  时间真快,弹指一挥间,整整60年过去了。数十年来,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,农场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农业基础设施不断完善,各行各业快速发展,干部职工收入逐年增加,小城镇建设已具规模,农场面貌焕然一新,职工普遍过上了小康生活。

宁夏政协移民资料征集组  林国进 口述 吴金遨 马晓虎 整理

(口述人简介:林国进,汉族,1944年5月出生,1960年5月由浙江支宁来到前进农场,在前进农场八队任班长、会计,后在场部任办公室副主任、计财科科长,农场副场长,最后任西湖农场场长兼党委副书记等职。2004年退休。)


责任编辑:柳昕

重要声明: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澳门ag平台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