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夏文史

您当前位置:华兴网 >> 文化历史 >> 宁夏文史 >> 浏览文章

从票友到编剧——戏痴肖维章

2021年06月07日  来源:华兴时报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革命现代京剧《杜鹃山》曾火遍祖国大江南北,北京电影制片厂还将中国京剧院演出的《杜鹃山》拍成电影。在那个文艺作品特别稀少的年代,街头很多行人都会哼上几句《杜鹃山》的唱词。但很少有人知道,革命现代京剧《杜鹃山》最早出自宁夏,最早的剧作者是宁夏京剧团编剧肖维章。

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从南京移民来宁的国家一级编剧——肖维章。

肖维章,男,回族,祖籍江苏高邮市,生于1916年。长期在南京居住,由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,青年时期就喜欢上京剧艺术。据宁夏京剧团第一任团长石天撰文记载,肖维章10岁时随家人一起离开合肥,来到南京。当年的南京汇聚着全国文化精英、戏曲种类门派繁多。有一家大型游乐园叫民业公司,有点类似上海的“大世界”,各类门派都在此竞相亮场,这既是南北文化汇集之地,也有各种文化摆场打擂的意思,在集各种娱乐形式之大成的艺术门类中,最吸引肖维章的还是京剧。

1933年肖维章考入中央大学经济系。尽管学的专业是经济,但他又选修了文学课中的中国戏曲,聆听过章太炎、胡适之等文学大师的讲座,田汉也常常来到学校与学生交流,为他此后步入京剧艺术之门积累了文学和艺术的厚度。当年誉满民国的徐悲鸿先生也在中央大学任教,在这些大师的照耀下,肖维章头脑中潜生的艺术细胞被激活,又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年龄的增长渐凝精华。

1937年夏天,肖维章大学毕业,在准备人生选择时,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,辗转流亡,绕道安徽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,最后西上三峡,抵达重庆。直到抗战胜利才又回到南京。这期间,他和好友一起办起了票房,举行义演,传递和平思想。同时在中山陵园管理处兼做植物种子配置工作。这时的他在艺术上更趋成熟,不仅写戏、演戏,还涉足剧评,在南京票友界有了一定影响。

1948年秋,肖维章供职的南京中山陵园管理处发给他全家去台湾的船票。由于对前途迷茫,肖维章到了上海却没有去吴淞口码头,而是与家人一起,暂住在上海闵行乡下的同事家。直到南京解放后返回。

1958年的夏天,在一次票友聚集中有人告诉他,宁夏回族自治区准备成立,宁夏的领导正在南京招人,肖维章本身是回族,要成立回族自治区吸引了他,于是肖维章结识了在南京招才纳贤的丁毅民。丁毅民当时是宁夏工委筹备组领导,也是资深文化人。开口一聊就品出了肖维章是个有艺术功底的人,两人一拍即合,当年9月,肖维章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和特有的民族情感,携全家三代八口人西迁,从扬子江畔移民宁夏,来到塞上古城银川,并将宁夏视作自己的第二故乡,从此扎根在这里。被分配到宁夏京剧团编导室,置身喜爱的京剧工作,艺术才华得已显露。

刚到银川不久,肖维章因剧本创作原因去吴忠采风,被天高云淡下的雄浑黄河、纵横稻田、古朴民风激发灵感,写下了一首小诗:

我自江南来塞上,方知塞上亦江南。

绿树含烟江南柳,不让江南水如蓝。

从来宁夏的1958年到1963年间,肖维章先后独立完成创作、改编、整理、移植了60多个剧本,其中的《红旗谱》《六盘山》《金积堡》《劈山救母》《陆文龙》等戏还是根据演员阵容并综合剧团物质条件专门写成,在宁夏京剧艺术领域开创了因人设戏、应条件编剧的先河。演出效果也特别好。不仅观众满意,演员也容易入戏,可谓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,演起来也得心应手。观众满意、剧团满意、领导满意是大家对这段时间京剧剧本创作的评价。

这期间肖维章还在团长石天、副团长孙秋田的支持下,与殷元和、蔡宝华等人合作,创作出了几部京剧现代戏,比较成功的有《红旗谱》《六盘山》《杜鹃山》等,尤以现代革命京剧《杜鹃山》为最佳。 

  讲起《杜鹃山》,宁夏京剧团很多老人都有种特别的自豪与得意之情。原宁夏京剧团副团长石小元说:当年宁夏京剧团推出的现代革命京剧《杜鹃山》曾火遍全国,参加演出的很多演员也声名鹊起,导演殷元和,演员李鸣盛、李丽芳等都在全国同行中引起过高度关注。

  石小元口述:《杜鹃山》的编剧和执笔是我们团里的编剧肖维章,是团里1962年拿出来的,那时候大家吃不饱,自治区党委就定了个政策,叫“冬天东南飞,夏天到东北”,因为南方和东北的京剧观众比宁夏多,到外地演出能增加些收入,让大家能吃饱饭。1961年到东北演出时,观摩了东北评剧《杜鹃山》,编创人员和团里的领导都感觉适合改编成现代京剧,于是决定对《杜鹃山》进行改编。编剧执笔的重担就落在了肖维章头上,肖维章很快就拿出了剧本稿。这部戏改编完成后大家都感觉不错,于是又精心打磨了两年,1964年参加全国文艺调演时带上了。当时还没有把《杜鹃山》放在第一的位置。那次全国调演有个硬要求,必须是新创作的剧目,宁夏带去的有三出戏,是《六盘山》《西吉滩》和《杜鹃山》。首推的还不是《杜鹃山》,离开宁夏时团里定的调子是:生在《六盘山》,死在《西吉滩》。意思就是要力推那两部戏。《六盘山》和《西吉滩》这两部戏也是肖维章写的。

  尽管宁夏京剧团为前两部戏憋足了劲,但是因为剧中描写的英雄人物形象不够高大,斗争的冲突不够激烈,两部戏都没通过审查。听到审查没通过的消息后,信心满满的宁夏京剧团如同晴天炸雷,手足无措。

  石小元口述:一听说《六盘山》和《西吉滩》没通过审查,大家全懵了,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,要是打道回府的话,怎么向领导交待。好在还备了《杜鹃山》,大家一商量,马上决定把《杜鹃山》拿出来填场。可要拿出这部戏时问题又来了,去北京时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前两部戏上,服装、化妆、道具、美工、灯光、音响都没往《杜鹃山》上准备,没办法,只能请北京专业剧团帮着临时制景、做道具、搞服装。我在剧中扮演一个小角色,又开始连天连夜赶着排戏。

  没想到的是用来填场的《杜鹃山》一炮打响,而且登上了那次汇演的顶。因为剧中英雄人物形象高大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性格较为丰满,再加上时代感明显,演员和导演班子对戏的把握又十分准确,一审即过,演出时引起轰动。

  在汇演期间,周恩来总理、贺龙元帅、彭真委员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来看了他们的演出,对这部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后来文化部的领导说:1964年的全国文艺调演时,开始审掉了宁夏两部戏,后来宁夏又拿出了《杜鹃山》,放了个双响炮。意思就是说京剧《杜鹃山》一炮打响、剧中很多演员也一炮打响。主要演员也引起了全国同行的关注,剧中饰演女主角柯湘的演员李丽芳在演出这部戏后,立即被调往上海京剧院,出演革命样板戏《海港》中的女主角方海珍。

  石小元口述:总理看《杜鹃山》这出戏看了两次,贺龙还给下边打电话,让大家都去看。周总理来看戏时让我们特别的激动,演出结束后总理找到孙秋田,他是带队到北京调演的,总理对孙秋田说:“先要向全体演职员表示祝贺,祝贺演出取得成功,再一个是要向全体演职员道歉,因为我来晚了。”总理说完这些话后又拿出六块钱说:“我今天还带了两个人,一张票两块钱,要交钱。”孙秋田当时是宁夏文教局副局长,激动的都哭了,他说:“总理呀,您来看戏是我们最大的荣幸,怎么能收您的钱。”总理说:“国家的法是我们定的,我这个总理要带这个头。”总理还接见了全体演员,我们这些小演员也跟总理握了手,接见完演员后还跟大家合影,又跟主创人员座谈了很长时间。

宁夏政协移民资料征集组 马君武 王旭阳 蔺银生


责任编辑:柳昕

重要声明: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澳门ag平台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