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夏文史

您当前位置:华兴网 >> 文化历史 >> 宁夏文史 >> 浏览文章

蒋鼎王马子亢

2019年08月19日  来源:本站原创

    蒋鼎王,何许人也?人称:马鸿逵是宁夏的土皇帝,皇帝下面竟冒出了一个“王”,耐人寻味!

    蒋鼎王,姓马,名光宗,字子亢,甘肃省临夏县双城人,1938年辗转到蒋鼎堡(现青铜峡市属)定居。其父马良,是颇具文采的老秀才,住在与马福祥家仅有八里的地方,彼此都有所了解。马良被马福祥招聘为家庭教师,适其子子亢正入学,于是子亢与马鸿逵就成了同窗好友,并拜马鸿逵之母为干娘。以后,他二人又同时到兰州上中学。马鸿逵系纨绔子弟,终日嬉戏,不认真读书,每逢考试,多求助于子亢代笔,彼此成了同砚莫逆之交。这就是马子亢在马鸿逵统治宁夏时有恃无恐,敢在蒋鼎称“王”的奥秘。

    1915年,马福祥出任宁夏都督,马良偕行,并委以教育方面的职务(以后搞征稽工作,还当过同心县长)。子亢乃随父同时来宁夏。

    1925年,马鸿逵任冯玉祥西北边防军陆军第七师师长,由绥远进驻宁夏。在宁夏大肆招兵买马,扩充实力,并规定谁招一个营、一个团的兵员,就相应地委任为营、团长。马子亢抓住时机四处奔走,招来了一个营的兵员,被委任为步兵营长。从此,他开始踏上宦途,与马鸿逵既是同窗、干兄弟,又是部属。

    1926年西安两虎(杨虎城、李虎臣)被吴佩孚所属陕西督军刘镇华部围困已达8个月,马鸿逵率部随孙良诚前往解围。双方交锋后,刘部见势不利,仓促逃遁。马“胜利”回师后,调升为第四路军总指挥。马子亢也先后被擢升为混成团团长、旅长。

    1927年马子亢任团长时,贪污大量军饷,不可收拾。马鸿逵出于无奈,将其免职,马子亢曾到小坝购置房地栖身。

    1933年,马鸿逵由河南进驻宁夏,任宁夏省主席。马子亢重逢机遇,曾先后任纸烟特税局长、豫旺税务局长、省参议员。后在同心县税务局工作时又财迷心窍,独吞公款,税款久拖不清,一时议论纷纭。马鸿逵唯恐涉嫌,只好罢了他的官。

    1933年,马子亢官场失意。但私囊中饱,回小坝后即迁到蒋鼎堡,置房地三百多亩,既务农,又经商,先后办起了油坊、碾坊、酒坊,还开设烟馆,牟取暴利,以“自在王”自居。他官场失意,虽感晦气,但自信与马鸿逵有莫逆之交,在地方还可仗势欺人,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马子亢到蒋鼎后,仗势欺压群众,进行高利贷盘剥,强奸妇女,横行霸道,无恶不作。因此人称“蒋鼎王”,亦叫“二主席”。到1949年解放宁夏前夕,已拥有寨子两座,雇工二十四人,耕地四百余亩,耕畜三十六头,另外出租土地七百多亩,开设酒坊、油坊各一座,还有羊只等畜牧业。

    他到蒋鼎不久,当地农民文明海向他借了一百银元(月息五分)、十匹布,五年后就折成三千银元,把文明海的寨子、三十五间房子和一百二十亩田强占,还未顶消,又让文的儿子当了长工才算了事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马子亢更加嚣张。当地农民纪德在1934年向他借小麦三斗,八年连本带利折成八百元,把纪的庄园及十间房子霸去。1935年,田生玉借黄米四大斗,前后被霸去耕地七十五亩。田不服上告官府,又招来其弟的杀身之祸。1938年,张永志借了他三石稻子,当年本息还清没有清账,三年之后变成欠债四十石,把张家仅有的一头牛、两头驴、五只羊和一辆车折去,使其倾家荡产。1940年金占奎借了一石五斗稻子,结果还了二十石,又被霸去车一辆、牛一头、驴两头,还把金的一只眼睛打瞎。农民张大元借了他七斗小麦,十年还了三十石,还将张妻打成残废。马子亢在蒋鼎平地修水磨,淹田千余亩,致使附近百余户农民受害,无田耕种。后又因他的水磨用水,使很多群众的庄稼受旱,群众慑于他的权势,敢怒而不敢言。到每年青黄不接时,他又乘机以“救济”为名,进行重利盘剥。

    马子亢拥有大量耕地,需要劳力,因马鸿逵抓兵成灾,百姓欲逃无路,他乘机收留壮丁二十多名。如倪清在他家劳动八年,仅给了一斗小米,后因病不能劳动,便驱赶出门。刘金成给马子亢放羊十年,仅给过一年的工资,还诬赖他放羊少了三十只,强迫刘家赔了十五石稻子,又放了三年羊才算了事。同时,在当地凡有婆媳或夫妻不和者,他便借口“调解”引诱一方到他家,长期使唤,不给报酬。

    抗日时期,马鸿逵借口汽油奇缺,在永宁大观桥办了一个酒精厂,由其妹夫马尕鲁任经理,实际全是经营酿酒,销往阿左旗一带。马子亢见有利可图,也兴办酒坊。一次有人向马鸿逵告密取缔,他闻讯后,向他干娘马鸿逵的母亲诉苦,最后由马母出面说情,并同意不再过问。当时,全省酒坊都下令取缔,唯独马子亢一家例外。马子亢的大烟馆也是例外的例外,始终未被取缔。因此,当地老百姓都认为他神通广大,名声慑人。

    1938年,马子亢抗交公粮引起全县都抗征。财政厅长赵文府协同宁朔县长李愚直将他扣押。半月后,他借口解便逃出,潜往王太堡,向他干娘又哀哀告苦说:你的儿子当主席,我当百姓种地都百般刁难,只有死路一条。马母念他两代世交,又是自己的干儿子,只好为其开脱。不久,他竟然将李愚直告倒撤职。从此,凡到宁朔县任县长者,无人再敢惹他。

    马子亢之所以敢无法无天,最根本的原因是依赖他与马鸿逵的特殊关系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但在当时的宁夏,仗势欺人,横行乡里的贵族团伙岂止马子亢一人。据悉,仅宁朔县当时在李俊、叶盛独霸一方的另有二马,与之三足鼎立,被人称为宁朔县“三马”。(自治区参事室供稿)(马 清 罗庆延 整理)


责任编辑:单瑞

重要声明:华兴网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澳门ag平台信息目的,并不代表华兴网同意文章的说法或描述,也不构成任何建议,对本文有任何异议,请联系我们。